法律先生 | 全球法律界第一枚NFT背後的品牌會員制

发布日期:2023-01-14 18:19
分享到:
 
Picture


去年九月,在法律先生和元宇宙的IP架構師團隊共同努力下,全球律師界第一枚NFT成功發行並取得了亮眼的成績。

時隔三月,法律先生國際化進程也正在如火如荼的開展,在串聯起歐洲與東南亞的資源後,法律先生將為全球律師界帶來更深度的交流與融合。

法律先生作为用戶占中國律師團體45%的知名品牌,為何使用NFT作為起全球會員體系的起點呢,接下來我們將採用兩客體三維度2O3D方法論,來剖析NFT與會員體系間的千絲萬縷。
為何採用會員制?
 
個人IP作為一種無形資產,其價值的評估來源於未來收入的折現。名人的演唱會或活動以門票作為收入,知識付費的提供者不斷推出課程進行收費,而大多時候這部分的收益無法立刻變現,個人IP就成為了一種閒置資產
 
為了解決IP資源閒置的問題,業內通常使用會員制來釋放個人IP的流動性。這種制度通常用於明星產業知識付費行業
 
明星建立會員制俱樂部的做法已存在多年。早在1988年,亞洲巨星劉德華就在香港成立了名為“華仔天地”的粉絲俱樂部,俱樂部採用收取年費的模式許可新人加入。俱樂部每年將會舉辦兩次大型活動,分別為周年紀念活動就和劉德華的生日會。
 
這個模式玩的最溜的當屬日本傑尼斯事務所。傑尼斯是一所著名的明星經紀公司,主打的是男性明星以及團體組合的運營。

Picture


傑尼斯旗下的明星的肖像權被公司嚴格限制,甚至私發自己的照片這種事都不被允許。粉絲只有通過付費加入俱樂部的方式,才能獲取到自己偶像的更多資訊,這種刻意隱藏消息進行饑餓行銷方式也時常受到人們的批評。
 
知識付費的提供者採取會員制的情況更加普遍。自從公眾號“邏輯思維”在2013年推出會員制以來,各種知識付費的運營模式就開始野蠻生長
 
近十年來,隨著智能機手機的普及,中國互聯網的用戶爆發式增長,移動互聯網的用戶超過10億,手機使用時長平均每天3.3個小時。
 
如此高的用戶增長規模下,知識付費仍然變成了一片紅海。寫點販賣焦慮的文字,用戶就會蜂擁而至的時代早已成為歷史。在知識付費行業,新入場者如果沒有高質量的內容可持續的運營模式支撐,很難在市場中立足。
Picture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會員制產生的問題和解決方案
 
傳統的會員制為個人IP提供流動性的同時,也產生了一些新的問題。例如會員身份固定化的問題,為了控制規模,很多會員制的俱樂部發行會員卡通常都是限量的,熱門的會員銷售可能剛發行就被搶售一空。
 
在發行後,購買會員的人或因一時衝動,或因對後續活動不再感興趣,開始萌生退出的念頭。但是會員制通常都是實名的,並沒有一套專門的轉讓機制。這些人要麼自認損失,不再參加;要麼通過一些私下的管道來轉讓自己的會員。同時,這裏還有另外一批粉絲,或是因為限量發售,或是認為定價過高,最後沒有加入俱樂部。
 
經濟學的視角來看,上述兩批人分別作為會員卡的供給端需求端,由於缺乏有效市場,產生了供需不匹配的問題。阻礙交易的因素主要有三:
 
一是市場資訊不透明,想賣的人找不到想買的人,反之亦然。
 
二是市場不自由,很多會員制俱樂部不允許轉讓會員身份。
 
三是缺乏靈活的定價機制,在無法低價購買他人會員的情況下,買家只能去官方管道購買,卻無法承受高昂的價格。事實上,更低的價格對俱樂部來說也可能產生利潤,但是單獨區分這部分人的成本過高,俱樂部不願意採取價格歧視政策。
 
會員身份沒有到達最需要的人手中,這實際上也是一種資源浪費。那麼,我們是否有方法建立起會員卡的自由市場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先來分析一下為什麼現在沒有出現這樣的市場。會員卡通常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實體卡牌形式,一種是電子形式。與電子形式相比,實體卡牌的交易受地理空間的限制,對此先按下不表。來關注一下電子形式,電子會員卡的資訊通常由俱樂部進行管理,如果想要支持用戶自由交易,需要專門開發交易系統,很多俱樂部的規模並不大,不願意付出額外成本來做這件事。
 
那麼能不能把這件事交給專門做交易所的機構來做?也不是不可以,假設存在這樣的交易所,如果有交易所做的很大,可能會產生壟斷現象,交易所將從用戶和俱樂部抽取大量的利潤;如果交易所很小,那麼也要考慮這個交易所隨時會倒閉這個事情。雖然有缺點,不過至少已經移除了一部分交易障礙
 
上面兩個問題實際上就是中心化問題,仲介機構的壟斷或倒閉風險一直存在。區塊鏈行業所宣導的去中心化思想或許能為此提供一些解決思路。
 
NFT作為區塊鏈技術中的一個分支,與這種會員制市場最為契合。什麼是NFT?這個問題都快被問爛了,筆者在這就不再給大家講那些晦澀的專業術語了。簡而言之,NFT會員卡有這樣的特性:一是不會消失。只要區塊鏈還存在,會員卡就永遠存在。二是自由交易。在開放的區塊鏈網路中,交易的規則在最初就被寫入到智慧合約的代碼中,任何人都無法更改和阻止交易。
 
會員卡的NFT化,避免了交易所的中心化風險,市場的供需也得到了充分匹配,整個社會的效益提高了。從功利主義哲學來看,這也是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
 
你可能因為沒有見過這種模式而懷疑這種方式是否可行。事實上,這個模式在國外已經開始運作,並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下面筆者將以一個著名的會員制NFT專案Veefriends為例,為大家詳細介紹其運作的模式。
Picture


Gary vee乃何許人也?
 
如果你對海外的加密市場略有了解,那你一定會聽過Gary vee這個名字。作為加密社區的意見領袖,他是各種NFT專案的“發動機”。哪個NFT得到了他的轉發和支持,地板價就會火箭般上漲。他的推特上有300多萬的粉絲,在NFT領域有著強大的個人影響力。
 
Gary vee到底有著何種魔力,能夠吸引如此多的追隨者?這與他的創業經歷有關。Gary年輕時幫父親打理自家的葡萄酒生意。後來,不滿足於此的他決定創業,開發了一款名為Resy的訂餐系統,大受歡迎,獲得了愛彼迎的投資。最終被美國運通公司所收購。
Picture


賣掉了Resy,Gary又幹回了他的老本行,創立葡萄酒品牌Empathy wines。作為從小就從事的行業,Gary深諳運營之道,以平價葡萄酒打開了市場。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又被星座公司收購。
 
可能大家不是很熟悉這個公司,不過喜歡啤酒的朋友一定喝過星座公司旗下的科羅娜啤酒。開上一瓶科羅娜,塞入檸檬片,奶油般的泡沫下,檸檬酸與蛇麻草的苦完美融合。為了行銷,公司甚至將這種加檸檬的喝法打造成了特色。據說這個酒很受男生的喜歡,因為這是個打開話匣子的好東西,一瓶啤酒就可以在妹子面前科(zhuang)普(bi)好久了

Picture


對不起,跑題了。

Empathy被收購以後,Gary又創辦了廣告公司。他在創業的同時不忘投資,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投資了Uber、推特、臉書等互聯網公司。做什麼都會被收購,投資什麼都成功,那最大的產品豈不是自己?這兩年,借著加密行業的東風,Gary開始利用NFT行銷自己。很多人認為他是個騙子,對質疑他的人,他的回答是:“人類在進化,科技在發展。面對創新,我們總會恐懼,最後又隨波逐流地接受。回到彩電誕生時,看看老人家們評價吧:“我不會買彩色電視,因為從小到大電視就應該是黑白的!”

Gary和他的NFT
 
很多渴望金錢的人希望從Gary那裏學習到“財富密碼”,Gary也很樂意這麼做,他創辦了Veefriends專案,首次面向粉絲發行了10000多枚NFT,作為大型會議VeeCon的入場券。這些NFT總共有268個角色,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種族屬性,按照稀有度分為門票級、禮物級、入場級

Picture


今年4月,Veefriends開啟了第二季的NFT發行,這次發行的數量高達5萬多枚,鑄造價格低於1000美元,極大地降低了新人加入的成本。在第一季的基礎上,增加了15名新角色。
 
第二季的5萬多枚NFT中,10000多枚將直接空投給第一季NFT的持有者,30000多枚在新書《十二點半》的行銷活動中發放,3300枚由卡牌收集遊戲獲得,只有1萬枚用於公開銷售。
Picture


這種面向現有粉絲空投NFT的方式,在加密行業是很常見的做法,名為“白名單制度”。所謂的白名單制度,就是給部分積極粉絲空投或提供優先購買權,激勵人們參與到專案的行銷、開發、管理活動中來。群眾的力量是無限的,NFT就像股權一樣,激勵著持有者為專案做出貢獻。這也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存在的基石。
 
Gary本人酷愛手繪,近300張NFT都是由他本人手繪而作,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獨特的背景故事。他希望充分利用這些手繪作品的IP,建立起一個架空的世界觀,打造“NFT領域的迪士尼”
NFT所指向的權利
 
從法律角度來看,Veefriends專案沒有向持有者開放這些IP,而是圍繞這些IP開發了衍生品。比如,這個印有手繪圖片的UNO卡牌,就像實體的NFT,限量發行,有不同的稀有度,供人收藏。從手繪到NFT,再從NFT回歸到實體,形成了一個IP的使用迴圈,充分開發了IP的使用價值。
 
NFT作為商品一種,其價值必然要有使用價值的支撐。除了剛才所講的IP價值,Veefriends NFT最大的價值支撐來源於線下互動的權利。Veecon是Gary主辦的一個長期的會議專案,將定期舉辦各種線上下活動,內容包括投資、商業、科技等領域的分享。
 
Gary最具創造力的做法就是將NFT與粉絲互動結合到了一起。第一季最稀有的“入場”級NFT的持有者,可以獲得獨特的互動特權。比如:遊戲禿鷲的持有者,可以與Gary一起玩一小時的遊戲;果醬蝸牛的持有者,每年可以帶朋友與Gary在紐約會面3小時;早餐蝙蝠和晚餐鹿,顧名思義,就是平民版本的巴菲特午餐。豐富的玩法拉近了明星與粉絲之間的距離,培養出了凱文·凱利所謂的“真正的鐵粉”,這些鐵粉反過來又為明星的個人IP貢獻了價值,實現了雙贏的局面。
Picture


結語
 
會員制NFT的運營方式盤活了個人IP的價值,也讓消費者擁有了投資者的身份,為個人IP運營提供了一條新的思路。當然,這個模式沒有在國內同步進行,主要原因還是合規性的原因。對於NFT這個新事物,並沒有全國級別的政策對其定性。
 
如何在合規的前提下利用好新技術的價值,是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在目前政策模糊的情況下,運用IP出海的方式運營也許是一種權衡下的選擇。智匯權團隊有著豐富的IP出海經驗,結合NFT技術,實現在合規的情況下個人IP的NFT運營。
 
如果你對區塊鏈、NFT、元宇宙、IP運營感興趣,想要瞭解更多資訊,歡迎留下Email。我們會持續分享有趣也有深度的內容。
 
如果你有一些IP、技術資源,對我們的想法感興趣,想要和我們進一步的合作,也歡迎通過Email聯繫我們。
阅读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