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物品的NFT化,紀念品背後的人性需求是什麽?

发布日期:2022-11-23 18:32
分享到:

Picture

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披頭士樂團的金曲《Hey Jude!》。1月25日,“披頭士”樂隊主唱約翰·列儂的長子與NFT平臺YellowHeart和Julien's Auctions合作,將該曲的手稿以及約翰列農的演出服、吉他制作成了NFT拍賣。目前拍賣價最高的手稿NFT價格達到了7萬美元。

Picture
(約翰·列儂 圖源www.yichao.cn/article-21593.html)

NFT與音樂的結合早有先例,去年5月,中國知名歌手阿朵發行國內首支 NFT 數字音樂作品《WATER KNOW》,拍出了 30萬元的天價。騰訊音樂下屬項目“TME數字藏品”,作為國內首家發行數字藏品的音樂平臺,聯合胡彥斌發行了《和尚》20周年紀念黑膠NFT。

披頭士NFT發行於YellowHeart平臺。這是一個專門發售音樂類NFT的平臺。該平臺創始人Josh Katz在音樂制作行業浸淫多年,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加密貨幣。並將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思想引入加密貨幣領域。


Picture
(YellowHeart創始人Josh Katz
圖源:0xzx.com/2021031507091261670.html)


Josh Katz認為,在傳統的專輯售賣和演唱會運營的過程中,經紀人和黃牛這種中間商獲取了本來應當由歌手和粉絲享有的價格上漲的利潤。因為這些利潤大部分是歌手和粉絲群體所創造的,中間人固然也起到了分配稀缺資源的作用,但是卻利用信息不對稱獲取超額利潤並不利於行業的發展。

如果將音樂專輯和門票制作成NFT,購買NFT的粉絲將獲得一項可交易的資產,而歌手也會獲得交易過程中產生的溢價,形成“雙贏”的局面。


兩客體三維度分析法

維度一(客體A)- NFT

NFT都將發布於區塊鏈網絡之上,目前受眾最廣的是以太坊。而披頭士NFT正式發布於以太坊的一個側鏈Ploygon之上。何為側鏈?側鏈技術最早源於比特幣的擴容,其目的是為了解決交易效率低下的問題。

大多數NFT發布於以太坊網絡,而以太坊每秒只能處理14筆左右的交易,遠遠不能滿足這個全球性網絡需求。目前以太坊上的很多交易都處於等待處理階段,為了讓自己的交易被優先處理,大家只能出更高的手續費來競價,導致以太坊的使用成本上升。側鏈技術是怎麽解決這個問題的呢?

舉一個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大家都與銀行打過交道,也都使用過綫上支付(LINE PAY,街口支付)。當妳去用綫上支付軟體的余額購買幾塊錢的東西的時候,這筆交易只會實時記錄在綫上支付軟體的賬簿中,此時銀行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綫上支付軟體每天要處理大量的小額支付,只有達到結算時點的時候,綫上支付軟體才會與銀行進行對賬。在結算時點,妳可能在一家超市買過三次東西,每次支付50元,而綫上支付軟體向銀行報告的時候,只會報告妳向超市轉賬150元。這大大減少了銀行系統的數據負擔,綫上支付軟體作為大企業麾下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也能夠獲得銀行的信用背書。


Picture
(https://www.btcc.com/en-US/tags/polygon-or-ethereum)


主鏈與側鏈的關係就如同銀行與綫上支付軟體。側鏈可以處理大量的小額、高頻的交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交易結果上傳到以太坊進行驗證。此時以太坊中一次交易的手續費就被分攤到了側鏈的多筆交易之上,降低了手續費的同時也解決了網絡擁堵問題。同時,以太坊作為一個全球性公鏈,其安全性也在一定程度上為側鏈提供了保障。

維度二(客體B)- 權利

談完了第一個維度,我們再從另外一個角度——權利和價值的角度來觀察披頭士NFT。這種NFT本身有著哪些權利和價值內容呢?

從該項目的內容來看,NFT的內容均為電子模型,原型分別為一份《Hey Jude!》的手稿,兩件約翰·列儂穿的衣服,三把約翰·列儂使用過的吉他。購買這些NFT並不意味著獲得實物,但這絲毫沒有影響這些NFT的高價值。


Picture

明星使用過的物品往往會拍出高價,劉濤在《歡樂頌》中飾演的“安迪”所用的手提包,拍出了60萬的高價;周潤發偷拍的鞏俐定妝照,更是賣出了318萬元的高價。實際上,包括披頭士NFT在內的拍賣,其拍賣所得的資金都是用於公益事業,高價值的背後的支撐往往代表著人們對公益事業的一種支持。另外,從粉絲的角度來看,收藏明星使用過的物品更能拉近雙方的距離,這種溢價也代表著粉絲的情感需求。

不過,根據實際物品直接制作成的照片或電子模型本身可能不滿足著作權獨創性的要求。披頭士NFT除了模型以外,還附加了音頻,是約翰·列儂的兒子所講述與這件物品相關的故事。二者結合形成的內容因而獲得了獨創性,形成了有著作權的作品。維度三 – 虛擬與真實交互

中國的一些平臺上也有著將實體物品制作成NFT的做法,例如張大千的女兒將其畫作印成多個版畫,將這些版畫制作成了NFT出售。有人質疑實體物品本身的存在可能影響其數字藏品的價值,去年3月,一群狂熱的加密愛好者將藝術家班克西的一幅畫作制成NFT形式後,以全網直播的形式燒毀了原作,這意味著這幅畫作的唯一版本只剩下了數字版本,而該NFT最終的拍賣價格約合人民幣200多萬元。


Picture

無論是否存在著實體物品,上述實踐都證明了由IP所衍生出的知識產權是存在價值的。這也給一些收藏品交易的市場提供了一條新的思路,那就是將流通性較差的收藏品轉為NFT的形式,以數字化的形式進入市場,盤活IP本身的價值,讓閑置的資源流動起來。好了,這就是我們今天對披頭士NFT的分享,如果妳對元宇宙、NFT感興趣,歡迎關注我們的網站,我們會定期分享一些有趣的NFT項目案例,與大家一起探索元宇宙的世界的新機會。

阅读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