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的真相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 — by 鐘基立

发布日期:2024-01-05 17:56
分享到:



我們理解的IP制度其實不斷在變化

我們理解的智慧財產權(IP)制度究竟是從何而來呢?是源於學校教育,還是受業界IP商戰傳言所影響?是新聞傳媒的引導,還是歐美經濟體的外交壓力?

IP制度底層的經濟邏輯又是什麼?是建立在對創新的尊重上,還是一種利益平衡的手段?抑或它只是產權制度的自然延伸?
說段在MIT的軼事,斯隆管理學院的科技法教授,曾說過以下案例:

在全球專利維權的歷史中,40年前,美國企業的主要訴訟對象是日本企業;30年前轉向了臺灣企業;近20年來,中國大陸企業成為焦點。然而,回溯到300年前,美國企業卻是被告,大量英國企業向殖民地企業維權,而政府對企業“搬運”英國先進生產技術到殖民地發展卻大力獎勵。

科技驅動下的IP制度演進

科技推動下的IP制度演進與全球經濟、政治、文化和技術水準的發展息息相關,而科技進步是其中最為重要的變數之一。

例如,在1430年,活版印刷術的發明極大地提高了資訊複製的效率,使人類進入了一個複製成本遠低於原創成本的時代,擴大了文化的傳播,但也使得原創的IP更易受侵犯。

隨著1990-2000年間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數字資訊能夠在瞬間複製傳播千裏,而其成本趨近於0。 

Picture


在這個階段,IP的創造、運營、保護、教育和貨幣化業務蓬勃發展。許多人在此經歷了IP制度的紅利期,也在這個階段,形成了對IP的印象。

但印象可能是錯的,如何證明?

從我們一般人的角度看,這些印象可能是:IP是創造者思想創造的結晶;使用他人的IP必須付費,否則就是侵權;IP有很高價值,因此要鼓勵開發;取得了IP,就能代表企業的研發水準;有IP就能迅速吸引關注提高知名度…

也有些企業家站在更高的角度,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洞察,如:IP就是讀書人欺負沒讀書的人。這或許有幾分道理,因為IP的存在基於繁複的法規,沒有嚴謹的訓練,很難運用自如 – “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

然而,以上印象可能都並非完整的真相,甚至有些是錯誤的。特別是,IP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多數人可能仍然停留在誤區,即便是鑽研IP法規法條甚深的專業人員,可能也答不上來。

片面的印象形成了對IP的幻象。那麼,如何證明這一點呢?在電影《駭客帝國》中,看到了黑貓,就知道身處“母體“幻象之中。我們用下面幾只“黑貓“,來檢驗你是否在IP的幻象中。

Picture


戳破IP幻象的幾只貓

1. 特斯拉

通常情況下,我們認為IP需要保護,通過壟斷才能實現經濟利益。

然而,2014年特斯拉卻採取了開放專利的策略,將數百個關於汽車製造的專利,免費提供給公眾使用。這引發了熱議:為什麼一家公司會選擇開放其專利?後面的商業算計是什麼?

現在特斯拉的市值已經給出了答案 — 用專利不用付錢,這樣才能迅速形成供應鏈,在油車供應鏈的包圍下,製造有價格優勢的電動車;而電動車也只不過是階段性目標,後面更大的企業野心,在於能源。

2. ChatGPT

在開源運動中,IP是免費使用的,為何有人要把創作的成果免費送人?

上個月才發生的ChatGPT的宮廷大戲已經解答了這個問題 — 圍繞著IP的開源使用,在股權價值、合縱聯盟、市場地位、治理結構、公益基金…有太多能進行的商業算計與巨大資金流動。

這就像最強的暴風,中心都是空的;有個安靜的颱風眼,才能翻雲覆雨。

3. WeChat

這樣的平臺,擁有大量IP,投入了高昂的研發成本,我們為何可以免費使用?答案比較隱晦,這牽涉到注意力經濟和資訊繭房的概念,或是矽谷常拿來開玩笑的“蟲子”模式。


 來源:知乎 

IP價值體現在與商業模式的結合

其實上面的幾只“貓”,點出了一個道理:IP本身不產生價值,而是通過與商業模式結合,才能實現經濟價值。

事實上,上述這些情況的背後存在不同的商業模式。簡而言之,只要你做出足夠的貢獻並有等價交換,使用IP就不一定需要支付真金白銀。

例如,我們通常認為聽歌手的歌曲需要支付版稅,但是否有可能免費使用?甚至更有趣的是,反過來歌手付錢給你?這種商業模式在現行IP制度下難以理解,但已經通過X to Earn模式,一步步地擴散開來。

這些由科技驅動的新商業模式已經開始證明,IP價值的實現取決於不同的商業模式和等價交換,而並非一成不變地需要付費。

掌握這種新商業模式,需要對區塊鏈技術、Web3概念與DAO形態的組織有一定的理解,歡迎對此有興趣的朋友,進一步在【 輝瑞都投資了,但Web3科創融資究竟靠不靠譜? 】找到答案。

或留下您的Email聯係方式,加入我們社區群聊,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更多文章